黎兵:遗憾没为全兴拿过冠军 当教练痛并快乐着

19
05月

  那 时 全 兴 ・ 老 川 足 特 别 讲 述 之 黎 兵

  “大哥,大哥,你好吗?多年以后我还想看看你,当初离家出走的步伐。”歌手甘萍在很早以前唱红的这首歌,如今不少人习惯将其改为《山哥,你好吗》,因为“山哥”是球迷对她丈夫黎兵的爱称。“各方面都还比较顺畅,但还没养成广州人吃下午茶的习惯。”黎兵现任广州富力领队,他直言很期待再回成都生活,并且手机号都还保留着成都的。因为,他职业生涯最辉煌的时刻和最具人情的青春,都留在了成都。

  人物名片

  黎兵

 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第一个“标王”、甲A元年金球奖得主、当年享誉足坛的“兵马”组合成员,四川全兴队的“轰炸机”,最全能的球员……从后卫到前锋,从前锋再到教练,“60后”黎兵无疑是中国足球职业化的一个标志性人物。

  十年爱上一座城

  “轰炸机”为四川攻进51球

  1995年,四川足球“红旗”马明宇转会广东宏远,球迷痛心疾首。一年后,马儿踏上归途,还给大家带来了惊喜――把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第一位“足球先生”黎兵给带回来了。1997赛季的甲A联赛,“兵马入川”成为最热门的词,此后“兵马辉煌”一度成为川足代名词。

  1997年,黎兵与队友合力取得当年甲A联赛第六名;1998年首次在主场分别战胜强队大连万达和上海申花;1999年在外教塔瓦雷斯的率领下首次挺进甲A三强……黎兵在川踢了6个赛季甲A联赛,为四川队攻进51个球,是四川队名副其实的第一射手,人称“轰炸机”。

  “对我来说,在全兴队的球员生涯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,感觉很幸福,和那么多球迷共度了美好而青春的时光。”从1997年到2007年,贵州人黎兵在四川待了整整10年。回想起这些光景,黎兵只用了四个字:“无怨无悔”。“我会打麻将,喜欢吃川菜,成都是一座有人情味的城市,我喜欢它以及那里的人。”

  成体挥泪挂靴

  笑言坚守住最后“正能量”

  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,但却丝毫不影响四川球迷对他的爱。高个、略黑,人们习惯喊他“山哥”,因为他总有一股力量,让大家莫名地跟着一起冲锋陷阵、摧城拔寨。直到2002年,33岁的黎兵要在成都挂靴。那一次离开,远比他的到来更令球迷印象深刻。

  2002年11月24日,甲A联赛倒数第二轮,已更名为四川大河的球队主场对阵沈阳金德,大河和金德都是“实德系”成员。赛前黎兵及其队友收到信息:有人希望金德能赢得比赛。而此前,该队在实德队身上已连拿6分。“不参加就无法和球迷告别,明知道有很多复杂因素,但不得不参加。”和无数次辉煌进球的骄傲不同,黎兵感叹:这场比赛是他在全兴队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“我们坚守住了最后的正能量,我哭了,很多球迷也一样。”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当年参与比赛报道的同行处了解到,黎兵在中场休息时厉声训斥了打人情球的队友,并在下半场与魏群联手上演绝地反击,最终依靠魏群的一记进球扳平比分,为四川人和四川足球保住了最后一丝尊严。黎兵说,告别是一种痛,但也是一次全新的开始。

  当教练痛并快乐着

  曾被两万球迷高喊“下课”

  人们喜欢黎兵,不仅因为他射门灵动的魅力,也许更因为场外的他也表现出了高素质。前中国足协主席年维泗曾说:“黎兵是我特别欣赏的球员,可以用品学兼优来形容。他不像有的球员那样浮躁,甚至有点流里流气,而是非常文明谦逊。”而这样的性格本身,或许也成为黎兵转型教练的基础。

  2002年退役后,黎明先后在北京经过商,去浙江当过教练,但基本都属于玩票性质。2004年12月30日,应原全兴老帅余东风召唤,黎兵加盟中甲成都五牛,出任俱乐部副总兼球队领队,重新回到成都球迷视线内。2005年6月10日,黎兵被俱乐部任命为球队主教练。2009年4月12日,成都谢菲联主场失利于北京国安,成体两万球迷多次高喊“黎兵下课”。

  “身为教练,我觉得这挺正常,大家判断你的好坏,短期内确实只有成绩。没有那一次的失败,我们也不会有此后的反省。道路就是这样,只有不断地反复,才会有进步。”黎兵说,并不介意球迷的举措,反而有种“爱之深恨之切”的安抚,“当球员时的任务是百分百地投入;当教练要有全局观。角色不同,感受也不同,有痛就有乐。”

  “差得很远不代表没希望”

  世界杯期间,只要有可能,黎兵几乎没有落下任何一场比赛。“别说看到精彩的部分,只要看着别人在弄,就会不可避免地想到国足。”作为资深足球人,黎兵对中国足球有着太多难以言说的情愫,“我们的现状是差得很远,但这并不代表说我们没有希望。我们需要做的太多,我们走的前路也很遥远,而期待却永不会消退。”

  “全兴时代是一个特殊时期,足球刚刚职业化,球迷和企业都热爱,亟待爆发。其实那时水平并不是说有多好,只是说大家关注很多,成绩总体确实不错。”回想一步步的过往,黎兵说,努力得到认可是最大的安慰。“通俗点讲就是大家给面子,我们做面子。以前都说我头球好,其实我每天除了正常训练外,在家还给自己加练数百个头球,拿着球往自家墙上丢,然后自己练,有谁能轻松地度过人生呢?”

  由于精力原因,黎兵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,他已辞去国青队主教练职位。虽然已逐渐适应广州的生活,但还没学会吃下午茶,“从我个人来讲,很喜欢成都的生活,以后有机会我肯定首选四川。从专业讲,我希望成都以后还能涌现出好球队,我也很愿意回来尽力。”

  老全兴

  同题问答

  如果可以重来,你还会重复现在的人生吗?

  黎兵:不确定,因为面临的环境会不同,但选择足球我不后悔。

  迄今为止,你人生中最辉煌的一刻是什么时候?

  黎兵:1994年获得“中国足球先生”称号,虽然并不算什么。

  你人生中最遗憾的是什么?

  黎兵:两个方面:世界杯决赛没参加(呵呵),没有为全兴队夺得一次冠军。

  足球的本质是一种游戏,除了足球,你还喜欢别的什么游戏?

  黎兵:高尔夫。

  当年全兴队员中,你觉得最能喝的是谁?

  黎兵:姚夏和老魏,这方面他们简直是我偶像。

  当年全兴队,哪个最臭美?

  黎兵:还有点想不出来,非要说就邹侑根吧。

  谁最多才多艺?

  黎兵:那时候没什么娱乐项目,所有精力都在踢球,没发现谁才艺比较突出。

  你的子女在从事与足球相关的事业吗?为什么?

  黎兵:看缘分,会让他们去接触足球相关的东西,不会刻意要求,他们喜欢就做,不喜欢也不强迫。